搜索表单

初醒文学

点击次数:

瘦了江南

2012年06月05日

获奖评语:三月,江南。桃花璀璨,落英缤纷。清河小岸,渔舟唱晚,姑苏寺鸣,韶光如水。淡淡的诗情画意,淡淡的忧伤雅致。

瘦了江南

吴晓菲(外国语学院11英语A班)

时令已是初春,恍然一冬逝在了这一地的春光明媚。

江南的小桥下,该是化尽了一季冰河的泪,在晨起雾笼时分,流水宗宗,伴着乌蓬叶叶。

三月,江南。

红霞凄艳,绚烂了满天云霏,古城旧巷的桃花,遇见早春的初雨,依着鲜绿的青苔,写意里山河灿烂。

一袭青衫著身,一把纸伞划过城墙,淌过夕阳,行至傍水而居的小楼茶榭,我负手而立,望彼岸桃花璀璨,落英缤纷。

守望这江南三月的光阴,亦守望这一地的绿。然茶社雅阁旧时欢笑尚未拂去,你刻下的字迹在桃木窗棂上依旧清晰……我却无力,无力去守住你瓷青的衣襟。

窗下溪流汨汨,夕阳染黄了临岸的瓦房和斑驳的墙。遍野繁华,却是烟尘寂寥。于是转身,任天际锦绣千里,任湖畔芙蓉万顷,我落座,捧茶痛饮,心绪凄迷。

那日,你倒是活水活火煮新茶,坐酌小饮,雅派高风,确是至此令我相思不停。而今,道是平台落日,春风啜茗,孤影成单,人心成碎。

独独一人,独独此身,我常会猜忌,常会有疑。初识的小城,初识的巷尾,初识的小桥,初识的茶寓初识的春茗……甚至于最初初的那个个你,那个个在我初见时便留下今生在无法抹灭的身影,是否真就是你!

这茶,是否就此,泼去呢?

泼没了吧,就权只当作割席绝友了,可,可我怎么能够!倒也只能是就茶以酒,化去千愁,却是无法解了千愁。

罢了,罢了,走吧。

扶梯而下,饮茶人零星而坐,一时,视野模糊了一片。泪,终是将落未落,含着你零星的旧影,咽下了心喉。落鸿信鱼,谁,可带去我心意?可不说我们的相识单薄不过一张纸,这鸟,这鱼,未识于你,又如何能解我相思之意!

落鸿,也该归家了吧!暮色已四合,浮云渐暗,凉风起地,衣了一身叶的华服,嫩柳如丝,然风絮飘残,怎奈这春色无边、波光嶙峋,也染上一身忧愁?

恰是满眼春风,百事非了。

溯水而行所踏之地浅草微扬,月色胧明。明知无望,我却固守着仅存的坚持,一味踏水而行,欲再遇往日青衫,笑得从容的你。水流细细,我信手一捧,却见你涉水而过的背影!再顾不及衣衫浸水和这春江刺骨的寒,我寻着你的旧影跑去,却见瓷青的衣襟、青涩的丝绦,消碎在桃花绚烂的河岸。

我的怀里,只余下,清冷的空气。

旧影,终究只是属于那陈旧的过去,而今,再握,已不及。

罢了,罢了,不过是幻影,幻影,幻灭了……

落雨,亦如落英,在三月的江南恣意纷飞,像极了女子低泣时的泪,无声,静静地下。慢行至河岸,我心枯竭。

春雨下着,随风入夜,润物以其心,以其血,却柔化不尽我冷硬的心痂。泉眼干涸,斯人消逝,心田,已是贫瘠一地。

罢了,罢了,若是三月江南桃花纷飞满地,枝头别立,我心,就此离去,离开你的江南。

清河小岸,渔舟唱晚,姑苏寺鸣,韶光如水,逝在我心思之处。你给了我一个花满画闲的三月江南,而如今的我,该如何去遇际,五月尘埃遍野、落花翩跹的水乡?

在生命的纵横阡陌,踽踽而行。

行至三月的水乡,流水人家处榆柳娉婷,那日,你掬一抔春泥,献我以青山秀水;路遇五月的一隅江南锦色,芭蕉油绿,樱桃绯红,斯夜,你颉一捧香莲,予我以满室旖旎;途经九月的弄堂小巷,石青小道数不尽年华沧桑。

而此行,却再无法触及你的身影,只是,一路前行,一路,客袍尘满。

忘了吧!忘记你风中的身姿绰约,忘记你行路时蓦然回首的笑貌音容,就此忘你在三月的水乡,忘你于无垠的山川水色,忘在你我,曾经的记忆里……